主页 > 中国分类 >只有我们集体认同,货币才可发挥作用,一旦认同变质…… >
发表于2020-06-23
366次已读

只有我们集体认同,货币才可发挥作用,一旦认同变质……

只有我们集体认同,货币才可发挥作用,一旦认同变质……

很少有社会建构像「金钱」这样,对人类的进步有如此大的贡献。从贝壳、黄金到欧元、比特币,我们集体同意用各种「保值工具」来进行贸易、计画经济活动,以及投资别人的企业。如果没有这些受到认可的保值工具,我们恐怕到现在还过着石器时代那样充满危险的生活。而这些保值工具无一不是想像的产物。

我们现在使用的金钱大多称为「法定货币」(fiat money),意思就是由政府法令制订,本身并不具有基本价值。「Fiat」是拉丁文,意思是「让它成为」,就是我们期待在神祇或疯子身上常见到的那种无中生有的事。为了赋予这些货币价值,我们就必须相信并信任製造金钱的政府与中央银行,而这两者同样都是社会建构。

只有透过我们的集体想像,将怀疑先抛在一旁,金钱才有可能发挥作用。

当人们对某一种特定的保值工具失去信心时,我们就能清楚地看见社会建构的本质。当然,过程是很痛苦的。举例来说,随着民众对货币本身以及发行货币的政府都失去了信心,阿根廷披索、辛巴威币,以及威玛共和时期的德国马克,这些货币的价值和「真相」在短短几週之内就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

儘管如此,保值工具在大部分时候还是运作得好极了,的确值得人类将它发明出来。在一九九○年代,纯粹由政治意志凭空创造的欧元,现在已经变成世界上最强势以及最被广泛使用的其中一种货币。欧元的形成完美地说明了社会建构的想像本质── 欧元在一九九一年一月一日诞生,但直到二○○一年底才开始发行纸币或硬币。早在你有任何可以放进钱包的具体东西之前,就可以用欧元贷款或购买任何东西。

目前,欧元区国家的居民几乎没得选择,只能以欧元来领薪水或买东西,不过有远见的各界技术专家都在设法改变现况。

在保值工具的漫长历史中,比特币这类的「加密货币」不过是最近一次创新而已。加密货币就和其他任何货币一样,纯属想像,但一样「真实」。法定货币与加密货币的主要区别,在于前者有国家政府撑腰。然而,就像我们在巴西、阿根廷、辛巴威和威玛德国看到的例子,有政府撑腰不见得就好到哪里去。为了减轻以本国货币结算的国债负担,各国政府会故意让本国货币贬值,而任何持有那些货币的人,财富也会因此减少。

因此,在加密货币支持者看来,独立于民族国家之外是一件好事。比特币及其竞争对手的价值,完全是因为人们的集体信念。虽然没有任何政府或央行来背书,但也没有人可以单方面决定让它们贬值。让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赖以建立的区块链技术,还可以带来其他好处── 实际上不可能被伪造,也不会被第三方侵占,而且用比特币进行的交易无法被追蹤或被拦截,交易成本又微乎其微。不过在许多人眼中,比特币最主要的优点,仍是不受民族国家所限制的独立性。只有比特币使用者能决定一枚比特币的价值,可以说是一种极为民主的保值工具。至于这种「集体想像」能不能赢得够多人的信任并长久维持下去,还有待观察。

接下来,社会建构会带我们走向何处?我们还会凭空想出什幺来赋权自己或作茧自缚?答案的候选者之一就是「个人评价」。自从有了Uber 与Airbnb 之类的技术平台,个人评价就变得更普及了。这种纯属想像的概念已经对计程车司机、保母、建筑工人和其他自由工作者造成很大的影响。要是把这个概念延伸到生活中的其他领域呢?要是我们用同样方式来评价朋友与情人呢?

《黑镜》(Black Mirror)是一齣别出心裁的反乌托邦影集,其中一集就结合了这样的概念:每个人都要接受别人的公开评价,不管是谁遇到你,都可以帮你加分或扣分;个人评价越高,就能享有越抢手的聚会邀约、工作机会和私人住宅;万一评价太低,就会招来别人尴尬的表情与怀疑。在这个影集呈现出来的世界中,每个人都竭尽全力要当个好人,即使面对陌生人也是,但只要碰上一连串倒楣事,你就可能沦为备受排挤的边缘人。

有一个正在朝这方向发展的国家,那就是中国。中国政府正着手开发一套系统,要将财务信用评分与法律、社会和政治声望的评估结合起来,替每一个中国公民计算出单一信用评价。政府将透过这套「社会信用」评价,判断各个公民有权取得哪些服务与国家资源。就像在欧美国家,如果某人过去常常不缴帐单,就很难用信用卡申请房贷或购买冰箱。中国人民可能很快就会发现,一旦作了几个不恰当的道德选择,或收到几张违规停车罚单,可能就会丧失某些权利,像是舒适的火车车厢、热门的住宅方案,或是教学品质优良的学校。只要没探望年迈的父母,你就可能被禁止出国旅行。这项系统的策划人说:「一旦在某方面失去信用,各方面都一样要受到限制。」根据一份国家计画文件,这项社会控制手段将「奖励那些举报违背信用的人」,我们彷彿听见欧威尔的《一九八四》传来阵阵令人焦躁不安的回音。

一些像阿里巴巴这样的中国企业,已经开始用社会信用系统来评量顾客的信用,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参考他们的做法来设计评价系统。不仅如此,企业也能利用这些评价分数,例如媒合服务公司可以将声望良好的(至少是该公司这幺认为的)人配成一对。高分顾客还可以在社群媒体和交友网站上,神气地张贴出自己获得的评价,进一步巩固这项社会建构的真相。

但实际上如何计算这些分数,目前尚未公开说明,而这项国家计画可能也同样不透明。倒是阿里巴巴有位高阶主管透露了可能考量的变数:「比方说,如果你每天打十小时电玩,就会被视为游手好闲的人。如果你经常买尿布,大概就会被视为有孩子的父母,而且可能会被视为比较有责任感的人。」这样我们至少知道,自己在网路上买了什幺或做了什幺,都有可能影响评分结果。那幺我张贴的评论或按讚的贴文,也会影响这种评分吗?

个人留下的每一道数位足迹都有可能害到自己吗?这种评分是不是很容易被政府疏忽外流,或遭到骇客恶意入侵呢?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可能会大幅改变无数人的生活经验。

资讯的数位化将每一条琐碎的讯息储存起来,结合大数据分析技术,将使这一切化为可能。既然现在已经收集了这幺多资讯,要是政府或其他强势组织利用这些资讯,进一步创造出「不受欢迎」的社会建构来干涉我们的生活,我们也不必感到意外。

万一真的发生这种情况,我们一定要记得,社会建构终归是人为真相,是可以改变的── 只要我们不喜欢,永远可以团结起来加以修改或消灭。我们改变不了水的沸点,但只要我们愿意,还是可以改变「欧盟」、「比特币」或「社会评价系统」。

因为只有当我们集体同意,这种真相才能拥有意义与影响力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文章